陌陌陌陌陌币子

缘 更|勿 喷
你随便看看,我也随便写写咯

【魔道/伪历史/直播体/半游戏体】这……怎么是恋爱游戏?!

这……怎么是恋爱游戏?!(12)


原著魔改向(穷奇道截杀成功向/双杰未叛逃向/三尊无分歧向/瑶妹没有在为金光善拼死拼活卖命)

cp:忘羡  轩离

双杰友谊向

时间线:云深不知处求学.打姐夫前

此为原创,禁止抄袭!

ooc……

产粮一时爽,一直产粮一直爽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“诶诶诶?!”

小叔叔?

等等,按传统辈分来说,金凌的小叔叔应该是金子轩的亲兄弟……

再联系上某金宗主的风流史……

嘶……

兰陵.金鳞台

“金!光!善!”金夫人大吼一声,一手抓住金光善的耳朵,将他都脸提起来:“你以前说的什么?说不会把在外边儿任何种领回来,继承宗主之位的只能是子轩!你口口声声答应着,我就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看不见你在外边儿的女人,你真当我的话是耳旁风啊?!”

金光善瞬间焉了:“夫人息怒夫人息怒啊,万一……万一这个人也是经过夫人同意的才认回来的呢?”

金夫人怒吼:“不可能!我的立场这么多年你还不清楚?这下你想从外边儿认种回来,可没那么容易!我告诉你宗主之位只能传给子轩!”

姑苏.云深不知处

魏无羡用手肘捅了捅江澄:“看不出来,在某些方面,金孔雀还是挺悲惨的。”

江澄难得点头附和道:“确实。”

【蓝景仪:“诶?敛芳尊?”

金光瑶蹲下来,亲切得问道:“阿凌,你怎么又乱跑了?是不是金阐又带人来找你了?”

金凌摇摇头,对金光瑶说:“没有小叔叔,就是……就是我想阿娘了。”

金光瑶闻言沉默了,随即便温柔地笑了笑:“阿凌可是又听了什么风言风语了?走,我们回家吧。”

金光瑶温柔地牵着金凌的手,往金鳞台深处走去。

走到金凌屋前,金光瑶给了他一根糖葫芦:“上次瞧见阿凌挺喜欢这小食,我便命人在后厨做了些。阿凌你快尝尝和外边卖得是不是一个味儿?”

这时,一旁来了个下人,鞠躬对金光瑶说道:“启禀宗主,瞭望台的事情,还是有很多家族不同意建立。”】

听到这句“宗主”,金子轩的心里开始有些五味杂陈的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在他的印象里,金光善虽然在外面风流债一堆,但在他面前还是做到了寻常父亲该做的职责。而这时候却告诉他,自己父亲没有将宗主之位传给他,而是传给一个自己素不相识的同父异母的亲兄弟。金子轩第一次认真思考金光善的为人,他开始有些看不明白自己的父亲了。

一只手悄悄握住他捏紧的拳头,这只手小巧柔软,带着一丝温暖流入他心里。江厌离柔声问道:“金公子,你没事吧。”

居然是江厌离。

“没……没事。”金子轩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。

江厌离和蔼的笑了笑:“那就好。有的事可以不要一直放在心上,万一事情的真相有着难言之隐呢。而且这不一定是真的呀,不是说了嘛,梦境。”

金子轩看呆了。江家长女,一点也不像在外边流传的一般平平无奇,反而相貌中人以上之姿,天赋亦不惊世,性情不争,言语平稳,在世家仙子群芳争妍中,难免有些黯然失色。

金子轩好像有点明白为什么未来他会选择和江厌离在一起了。

【金光瑶无奈笑道:“不好意思啦,阿凌,小叔有事,先走了。”

金凌听了那个门生的话已经楞在原地了。

宗主?什么鬼?

宗主明明是他爹金子轩啊!

金凌心感不妙,总觉得有什么坏事发生。越想越心烦,于是他拿着糖葫芦在金鳞台上开始乱逛。

走到庭院里,不知从哪冒出来的金氏小辈开始向金凌扔石子。看样子好像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,感觉欺负金凌在他们眼里好像是理所当然的事情。

金凌怒吼:“你们在干什么?谁允许你们欺负我的?你们的教养呢?金家都家规都忘完了吗!”

为首的少年哈哈笑道:“金凌,你个有娘生没娘养的小畜生,还好意思和我们论教养?论规矩?”

居然有人骂他娘,这是金凌无论如何都忍不了的事情。眼下小小的身板发挥不出什么力量,他举起拿在手中的糖葫芦向他们扔去。

金凌的怒火已经被点燃:“来啊!要打便打!我怕你们吗?”

一名少年道:“来啊!反正打起来他也只会叫一条狗来帮忙!”

金凌习惯性地准备吹哨叫仙子来帮忙,听到这句,却硬生生咬住牙:“来,不叫仙子,我照样也能把你们打趴下。”

虽说是打架,但大家都是刚启蒙的孩童,嘴里的打架顶多算把金凌推到地上,然后说几句难听的话。孩子间的打架就是这样,动作不大,伤害极深。

蓝思追蹲下来安慰道:“金凌啊,别听他们的,这是那个邪祟的幻境嘛,有的就不要当真了。”

金凌摆开他放在自己肩上的手,默默走掉了。他不开心,这里没有他的阿爹,也没有他的阿娘。

找到一处凉亭他坐下来,金凌闷闷地对蓝思追说:“刚刚打架的时候,他们刚刚说……说我阿爹不爱我阿娘 。”

北陌挑眉:完了,怕不是把孩子刺激到了。

蓝思追:“不会的,金夫人和金宗主有多恩爱大家都有共有目睹的。而且都说了这是幻境啦,不要和他们气。”

金凌突然转头:“我听到我清心铃的声音了。”

北陌:“清心铃?”

欧阳子真解释:“是云梦江氏子弟佩戴的挂饰,有提神清脑的作用。但金凌的清心铃不一样,是他师叔魏无羡亲手做的,比寻常清心铃的作用强多了。这下清心铃肯定能把金凌叫醒,之后我们就能有办法出去了。”

北陌汗颜:原来大家身上全是宝吗……

五人都没注意,一袭黑衣悄悄踏上凉亭里。与其说是悄悄,不如说这个人压根没有脚步声,以至于五人都没有发现他。

更奇怪的是,北陌发现他多视角不能移动了,居然被固定住了。

cao,好像看看来的人长什么样啊……

金凌不怀好意:“你是谁?”

黑衣男子与金凌一起跪坐在蒲团上,拇指放在颔下,嘴角微带笑意,眯眼着眼睛,仿佛在慎重思考这个问题,但回答出来的却是:“唔,你猜?”】

沉默许久的弹幕,在听到这个声音的那一刹那瞬间便坐不住了。

[!!!]

[我caocaocaocaocao!!!]

[这个配音演员TM的是谁啊啊啊啊啊!]

[苏炸了我去]

[耳机党表示现在鼻血已喷流]

[血包血包血包血包!]

[120!120!120!]

[今晚我做梦都素材有了]

[我已经安息了]

【当然最痛苦的还数北陌,听声音就知道在他面前的必定是个帅哥,可可恶的系统把他的视角固定了,这TM存心是不想让他看见这帅哥的龙颜啊?!

金凌:“我可没心情跟你打猜猜,给你三秒,滚远点,小爷我发起脾气来你可是招架不住的。”

对方不怒反笑,伸出食指戳了戳金凌的眉心:“没大没小的。”

金凌拍开他的手,怒斥:“谁允许你戳我的?手拿开。”

黑衣男子很有耐心,反而和金凌聊上了:“你……不开心吗?”

想起刚刚的遭遇,金凌没好气道:“开心就怪了。”

“为什么呢?”

“因为……因为有人说我阿娘不好……”

“别听他们说,你阿娘她……她很好……”

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。

金凌心情莫名好起来:“真的?你怎么知道?”

对方挑眉:“我当然知道,因为我是你师叔啊。”

金凌不屑:“切,别给你自己抬身价。而且我师叔可多了,我哪知道你是那边的?”

听着他们对话都蓝思追一直皱眉,直到看见这位黑衣男子腰间上的笛子时,他仿佛连呼吸都停止了。

待蓝思追缓过来,他便出声提醒金凌。

收到蓝思追的提醒,金凌的视线飘向对方腰间。金凌自小喜欢待在莲花坞,和他舅舅江晚吟习江家心法剑术。那件传闻中令人闻风丧胆的笛子陈情,也自然是见过不下数次的,而这笛子的主人是他从小最钦佩的师叔魏无羡的。

金凌失声:“你……”

对方仍笑着:“我……我怎么了?”

金凌已经惊讶地说不出话了。

对方这时却向他伸出手,笑着问道:“金凌,跟我走吧,这里很危险,我们一起出去找你阿娘好不好?”

这个笑容仿佛与江厌离每次给他讲魏无羡的笑容重合在一起。

金凌猛地握住对方的手,结巴道:“那……那我们一定要一起出去好吗?”

黑衣男子这次没有立即回答金凌,沉默半天才缓缓道:“好啊,一起出去。”

大雾四起,金凌他们耳边轻脆的铃声一下声音扩大。金凌知道,是清心铃在叫他们。

九龙村.寺庙

五个人猛地坐起,大口呼吸着空气。他们从邪祟都幻境逃出来了,与其说逃,不如说是清心铃带着他们出来的。

金凌摸着腰间的清心铃,上面的符咒清晰可见,足以证明制作这个东西的人当时有多认真。半晌,金凌闷闷地呢喃:“师叔……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我出息了

这次居然没有鸽他个10天

ohhhhhhhhhhhhhh

这个暑假有史以来更新最快的一次







评论(349)
热度(1277)
  1. 共187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
© 陌陌陌陌陌币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