陌陌陌陌陌币子

缘 更|勿 喷
你随便看看,我也随便写写咯

【魔道/伪历史/直播体/半游戏体】这……怎么是恋爱游戏?!

这……怎么是恋爱游戏?!(11)


原著魔改向(穷奇道截杀成功向/双杰未叛逃向/三尊无分歧向/瑶妹没有在为金光善拼死拼活卖命)

cp:忘羡  轩离

双杰友谊向

时间线:云深不知处求学.打姐夫前

此为原创,禁止抄袭!

ooc……

产粮一时爽,一直产粮一直爽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【彼时的村子仍是一派生机盎然的模样,小辈五人组的视角锁定在一个孩童的身上。

这个孩童还未启蒙,躺在一户普通人家的屋里。家里虽不富裕,但通过房主人的精心装扮能看出,这是个幸福的家庭。

吱呀一声,房门被推开,一位少妇进来。她面带倦色,看样子像是因为什么消息而受到不小打击。

她跌跌撞撞冲向这孩童,并抱起他,哽咽道:

“儿啊,娘告诉你啊,不要怕。有娘在,娘会保护你不会成为祭品的。村里的人都仗势欺人,看你爹去了,冲出来叫喧,让你成为接下来的新祭品。不怕啊,娘今晚就带你逃出去,你听话啊。”

北陌寻思道:“这怕不是个思想封建的村子吧?”

蓝景仪:“看样子就是咯。”

夜幕降临,这位少妇打包好一塔行李抱着孩子准备上路。

尽管北陌他们已经知道结局,但在有人撞开大门闯进来时,还是被吓了一跳。

蓝景仪呼到:“是那个村长!”

金凌:“是哪个?”

蓝思追:“为首的那个。”

闯入院门为首的那个人,便是上瞭望台求助的这个村的村长。

“你们准备去哪?”村长不怀好意道。

少妇面露惊恐,手中紧紧抱着孩子。

村长向旁人示意,对方会意,上前夺过孩子。

天不知什么时候变了,远边隐隐传来雷声。孩童的哭啼打破院内僵持。

少妇想抢回孩子,可毕竟只是女子,谈何容易。见状她便直接跪下:“还给我……我求求你还给我……”

听着熟悉的台词,金凌开始皱眉。

村长一脸和蔼道:“放心,你孩子我们会完整献给神灵,他接下来会成为保护村子的英雄,所以,你不必这样痛惜。”

少妇哀求:“不要!他是我最后的希望了!我就这么一个孩子!”

村长笑道:“这是村里的规矩,凡遇上一个不幸的孩子便要把他献给庙里,好保佑村里世代平安幸福啊。”

少妇:“不幸的孩子才会成为祭品,他不是,他未来会很幸福,我会给他幸福的……”她向其他人投向求助的眼神,不过看了一眼她又收回来了。因为她知道,这些人都是因为自己家的孩子才会选择袖手旁观。也对,谁会想让自己的孩子有几率成为祭品呢。

到头来也都是自己的命不好,拖累了周边的亲人。丈夫已逝,孩子将祭。这辈子过的可真失败。

少妇停止抽噎,她起身撞向旁边的木桩上。头破血流,歪身倒下,昏死过去。

至于她到底是昏还是死,也没有人知道,也没有人在意。

祭献的方式也很简单,在众目睽睽之下,村长将这个孩童仍进河水里。

一股窒息的感觉上来,五人猛的惊起,大空呼吸。

共情结束了。

“……”五人皆是沉默。

蓝思追:“好了,现在我们都知道真相了,先回去禀告含光君吧。”说着他便起身要走。

但马上,他便走不动了。

为什么……为什么还在这个空白空间?!

蓝景仪:“等等,金凌呢?”

金凌:“我在这……”

蓝景仪:“哪呢?”

金凌:“下边。”

蓝景仪低头一看:“……”

欧阳子真:“这又是玩哪一出啊……”

蓝景仪嗤笑:“噗,金凌,你怎么返老还童了?”

没错,眼下的金凌不知为何突然变小了,变回他小时候的模样。

北陌胆大,直接上手,把金凌抱起来。

金凌:“喂!你干什么!”

北陌一脸慈祥:“不干什么,只是觉得金公子你小时候好可爱。”

金凌:“切。蓝思追,你不是蓝家最聪明的吗?这是个什么情况,赶快帮忙想想办法。”再不想办法,他就被这三个人围得窒息了。

蓝思追沉思一会,对他说:“可能……是因为那个变成邪祟的孩童渴望母爱,又看你从小被金夫人宠到大,所以嫉妒了。然后……想让你体验一把没有母爱的生活。”

金凌不耐烦:“啧,说人话。”

蓝思追汗颜:“就是……带你进入他的一个虚构世界,然后你可能会在里面感到痛苦而迷失,从而永远被他困在这里。”

金凌:“就这?”

蓝思追:“至少我的学识总结出来,眼下我们可能处于这种情况。如果你迷失了,我们也可能会迷失,毕竟……那个邪祟的目标从一开始就很明确。”】

江澄看着江厌离:“阿姐,你以后可不能宠那家伙。”

魏无羡随声附和:“对对对对对,就算是你儿子也不行。”

【金凌:“所以梦境在哪?我会迷失?怕不是开玩笑,我从小到大从来都没有怕过什么好吗。”话说着,周围的就变了像,大概是进入邪祟制造的那个梦境。

看清楚所处地,金凌有些惊讶:“这里……这里不是金鳞台吗?”

蓝景仪:“啊?金鳞台啊。”

各大世家的仙府大多都是建立在山清水秀之地,而兰陵金氏的金麟台却是坐落在兰陵城最繁华之处。欲登台拜访,正途是一条长达二里的长坡辇道,只在开宴、举办清谈会等大场合开放。而此刻,一行人正在这处长坡的起点。

这是金凌的家,所以金凌走在前方给他们带路。至于去哪,自然是他的居所了。

依兰陵金氏规矩,此道不允许疾行,辇道两侧绘满了彩画浮雕,皆是金家历代家主和名士的生平佳迹。

此时的长坡辇道上有不少的门生,可他们好像都看不见蓝思追他们,只在金凌走近的时候低头行礼,毕恭毕敬,直到金凌走远后他们才起身继续自己的路程。

北陌:“唔,他们好像看不见我们呢。”

金凌:“但他们看得见我。”

蓝景仪唏嘘:“不过金凌啊,你在金鳞台的地位原来这么高嘛?我感觉你们家门生都好怕你啊。”

金凌皱眉:“没有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对我毕恭毕敬的。我经常在莲花坞生活,基本逢年过节的时候才回来,除了一些必须认识的叔伯,大部分门生我都不熟。”

欧阳子真:“不过好像也没什么奇怪的啊,金凌是兰陵金氏的小世子嘛,被尊敬好像也没什么怪异的啊。”

蓝思追默默地看着前方,然后指向前面一个向金凌小跑而来的人:“金凌,好像有人来找你了。”

那人长着一张很占便宜的脸:肤色白皙,眉心一点丹砂。眼珠黑白分明,灵活而不轻浮,面相很是干净伶俐,七分俊秀,三分机敏,嘴角眉梢带着微微的笑意,一看就是个灵巧乖觉的人物。这样一张脸,讨女人欢心绝对足够,却又不会让男人产生反感和警惕;年长者觉得他可爱,年幼者又会觉得他可亲——就算不喜欢,也不会讨厌。

金凌惊讶出声:“诶诶诶诶诶诶?!”

“小叔叔?!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抱歉各位,来晚了

最近大家催更的很严重哈

看到催更大队提刀都杀到我私信里来了

其实还是挺开心的

很高兴大家能够喜欢我的文^_^

大家不要担心我弃坑哈

不知道有木有看不懂的同志啊,最近被家里人逼太惨,自己每天过得晕晕乎乎的๑_๑,所以写文也变得晕晕乎乎的……

害,奈何命运不公(尔康手)……

看来我暑期前定的flag要倒了

就我这种鸽子还想在21年把文完?( '-' )ノ)`-' )






评论(28)
热度(457)
  1. 共21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
© 陌陌陌陌陌币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